《金刚川》讲述了战争原本的模样,

初见《金刚川》宣传,虽有吴京、张译、邓超等一线大牌演员加持,也没有激发贡献票房想法,因为故事背景是很少被提及的抗美援朝。

周末,闲来无事去电影院打发时间,结果被震撼了,一部完全不一样的战争片,点赞。

01《金刚川》有点不像战争片

电影一开始,如往常战争主题电影如出一撤,黑白放映介绍战争背景,1953年7抗美援朝第三阶段战争,部队要奔赴金城主战场,需要横渡金刚川河流。

电影头部小标题:士兵,和普通战争片一样,安静看完了第一个章节,有点意外没有出现常规战争片拼杀场面。

第一短片中印象最深刻的是:

李九霄扮演的刘浩带有浓浓四川乡音抱怨:“老子是来打仗的,要拿奖章回去,怎么又是我们修桥。”当战友告诉他通讯员是老乡时同样的是抱怨:“见了这么多次,连老子名字都不到,锥子老乡”。

邓超扮演的高福来被刘浩不依不饶质问:“为什么又是我们修桥,上次才修了桥”一遭急就开始飙大家都听不懂的家乡话(江西话)。

吴京扮演的关磊因为在战场上抽烟从连长贬为班长,从明线主炮台罚去隐线炮台。他并没立马不服从而是为了留在主炮台试图说服张译扮演的张飞满嘴跑火车。

看完士兵后,隐约觉得《金刚川》好像和以往战争片有点儿不一样了,这里面的人物好像都是不是常见的士兵形象,都有点不听从命令。

《金刚川》放弃了以往战争片时间线性叙事方式来推进故事发展而是从士兵(步兵)——对手——高炮手——桥来多维立体的角度来还原整个战场完整性、多面性,没有刻意的战争场面大,惨烈。单个单元展示,看似故事不够连贯,反复运用的多个重复镜头恰到好处衔接了整个故事。但反复的镜头也成了观众们诟病的之处,口碑也形成了两个极端。

02 敢于展示《对手》

以往战争片总是展示完美英雄形象,很少在电影里专门描写对手,处理度不当,必被诟病。《金刚川》却不走寻常路专门设置《对手》篇章。

《对手》篇章里,明明三小时前才轰炸,怎么又修好了,到后面1小时来回的飞行的美国士兵的愤怒。美国士兵对永远炸不毁的桥的精疲力尽,绝望无助。

美国飞行员:”我再已回不了家“透露出的绝望,期望尽快结束的战争。没有刻意塑造对手的怂,相反是准确的展示贝尔对炸不毁的愤怒势必报复的心态,接到返航命令后仍不顾军令,私自飞行寻找并轰炸志愿军护桥的炮台,一定要彻底消灭对手的劲儿展现的淋淋尽致。

对手篇章的旁白也表达了战争对士兵留下的难易磨灭的后遗症,来烘托整个对手人物形象。

03 战士原来不都是百分百之听话的

以往战争电影的士兵是绝对严格执行命令、视死如归,心中只有大爱的形象,《金刚川》的战士多了几分人性。

李九霄扮演的刘浩一心就想到金城主战场参战,打赢了拿奖章,不理解为什么总是他们在修桥。当桥体被炸毁再次被安排修桥时冲去和高连长理论:”怎么又是我们修桥,前面我们才修过,老子是来打仗不是来修桥。“再到看到炮台手点火引敌立马要去帮忙再到最后看到敌机天空飞过举起枪就扫射用炮台手的方式来引敌杀敌,这几个场景都不是什么大爱只是小人物的直接情绪反应而已。

吴京扮演的关磊当得知自己被调去隐线的时候各种劝说,让自己留在主炮台像极了地皮无赖不情愿去了隐线炮台,嘲笑张毅扮演的张飞的名字:“你爸咋个你起这个名字……",开战了自己回到主主炮台并轰张飞去了隐性战线也同样是不管不顾的,到最后点火引敌自杀式杀敌狠劲儿让关磊不羁中有责任和大爱。

张译扮演的张飞是电影的绝对主角,是人物层次比较丰富的一个角色。从一开始通知关磊被撤职退居隐线的炮台的时候,连话都说不清楚,再到在被关磊从主炮台赶到隐线去,结果看到与关磊说弹药数量不对,对关磊不珍惜炮弹隐忍之气,把别人给他玉米送给关磊,当看到被炸碎吴京尸体时的痛心疾首层层推进,特别是帮关磊把烟土送给(魏晨)扮演的时,先是把一盒都给他了,递出去后再次拿回来,打开烟盒给他一点点烟土,两人相视:“ 没了”,都是想说却又说不出的痛,到最后爆发出来的为牺牲战友报仇的冲动,人物在张译精湛演技下被刻画的活灵活现。

《金刚川》把电影交给了士兵,不是交给了弘大的画面。

04 核心“桥”轻描淡写却分外的感动

电影整篇聚焦点是”桥“,第四篇章写桥,导演们没有再次重复描写桥的场景,只是通过小胡眼静被炸伤后,参与到搭建人桥中小胡的似有似无痛苦表情的几组特写镜头和部队踩着桥面快速通过,人桥煽动的全景来展示了桥,最后镜头停在人桥的雕塑上,并没有过多的渲染人桥,就是这一样留下的想象空间极其大,人从人负重是何其的重,桥面快速通过的脚步声桥下面的士兵战战巍巍的脚……

习惯了战争电影的高举高打,大气磅礴的气势,讴歌绝对英雄的旋律,三位导演的《金刚川》着眼于战争本身多角度还原战场,只讲述士兵的故事,这或许就是战争电影的新一个开端。

标签

评论

this is is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