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互联网之间是隔着个“太平洋”那么大吗?

最近的新闻还挺让人揪心的,回顾一下这几个典型的新闻案例。

  • 11月23日,被拒收用现金缴纳社保的老人

  • 94岁老人被抱起进行人脸识别

  • 疫情期间没有健康码无法坐车的老人

  • 抖音上和假靳东谈恋爱的黄阿姨 ,明明年轻人都知道是假的,她却信以为真,还为此离家出走

    除了这些被爆出来的互联网生活中老人的窘境,应该还有很多未曾被我们看到的。

老人遭遇这些窘迫,子女肯定是有一定责任的。子女没时间,没耐心,距离远等原因无法及时教会老人使用智能产品,确保老人与时代同步。

放眼社会,老人是社会成员中的一员。比子女更糟糕的是,互联网自动屏蔽了、抛弃了老人,老人成为了互联网生活中的孤岛。

就犹如前两天推文中—全球年龄最大的程序员,若宫正子。她自学编程最大的原因就是要开发了一款适合老年人玩的游戏。若宫正子的故事表面上是一个老人励志的故事,84岁不受年龄束缚勇于挑战自己自学编程。故事背后其实更多是无奈,互联网化程度如此高的社会居然没有一款适合老年人玩的游戏,社会忘记了老人。若宫正子行为更多有点像老人在自救。

老人是极度渴望融入互联网生活中。

老年群体消费金额三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9%,疫情期间消费增速位列第二,仅次于“00后”。

尽管老人很愿意参与到互联网生活中,但是遇到问题后主要认为“麻烦”和“不会操作”而放弃,50%的老人就慢慢远离了互联网了。

互联网技术革新迭代只会更快更新,社会便捷程度肯定会越来越高。老人要完全融入互联网生活,仅仅单靠子女是很难完全解决的。

技术改变生活,避免老人成为互联网生活中的孤岛本质上缺一款产品作为纽带。

老人和互联网之间只差一个子孙辈的产品。

印象中,锤子一代手机当时开发了一个远程协助功能,目的就是帮助子女远程操控老人手机桌面协助老人解决智能手机不能操作的问题,比如微信怎么用,如何支付等,但是惊艳了一下好像就没有下文了。没有下文的原因也许是锤子手机市场占有量不大,又或许本质原因是老人不是资本追逐的对象。

互联网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不应该有年代代沟,不应该有人掉队,技术全面提升、互联网产品多样性,针对性是解决问题的根源。

老人与互联网鸿沟现也存在:

  • 你觉得哪位互联网大佬的产品能截断这条鸿沟?

  • 你觉得是什么产品能够截断这条鸿沟呢?

  • 你觉得这款产品需要什么样的特殊功能呢?

  • 你觉得这款产品涉及到哪些互联网技术呢?

  • 你愿意参与开发这样一款产品吗?

欢迎大家踊跃讨论,一起来说说自己的看法。

标签

评论

© 2021 成都云创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蜀ICP备20006351号-1